言可由衷

言可由衷
同一个言可由衷的人闲茶对坐,远比倾听一个喋喋不休的人更舒畅。    换言之,平生得一知己,不只可以长谈久叙,说得上许多许多的话,互不厌烦,还得摊得开由衷之言,相互无須讳饰与润饰,听凭不曾语人的心声,毫无忌讳地倾注而出。    知油滑而不油滑的情面练达,“揣着理解装糊涂”的大巧若拙,其间的哲学就是深谙人与人之间的“禁地”,有分有寸。当然,也有异数,总会有人并不对咱们设障设防,热诚相迎,听你说四季如常,也听你说年月高低,听你的放声大笑,也听你的失声痛哭。这个人,答应你一切的实在。    那是,咱们要带着温顺去见的人。至于对坐之时,要说什么已然都不重要,相互自当言而由衷,开诚相见,盛满温暖而明澈。    都说风趣的人生,一半是人,两三知己;一半是路,川山湖海。朝云一句“一肚皮不达时宜”,苏东坡的满腹心结一针便见了血;伯牙割琴,是听的人尽管许多,但听懂心里的人已然不再;程婴救孤,看似为江山所计,何曾不为公孙杵臼所托,忠肝义胆都流在了一同,又怎能分得出你我?    历来前史多英豪,江湖多侠义,咱们听过太多六合为证的披肝沥胆,也听过太多誓同生死的出生入死,或是惊天又动地不负相知一场,或是源源不断地泊在相互心中,或有此生之交,或有续世之约。    风趣又共同的魂灵总能相互招引。不管莫逆也好,灵犀也罢,凡是知己,皆是心交。    知己告别,你一句“莫愁前路无知己”,我一句“相逢一醉是前缘”,一句送给昨日,往事不必再提,此生自当永记;一句许给未来,谁说天边太远,有我与你同在。走进相互心里的人,三两句简略衷肠的话,早已胜却万语千言。    所谓上交不诌,下交不渎,说的就是正人之间来往真情与诚心,上不巴结,下不缓慢,没有高姿态也不失了风骨。敢说真话,能语真言,能见诚心,磊落坦荡。    换到饮水日常,相互之间不必左顾右盼地思忖,不必咬文嚼字地遣词,也不必左遮右掩地包装,言能由衷,如此,已然就是最好的联系。这样的联系,似水如泉,明澈且清醒。相对而坐,轻言细语,顷刻虽短,愉悦却长。    恰如灯下,故人万里,归来对影,若尽是些口是心非的话,该是怎样煞风景!    周作人曾说,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同二三人,得半日之闲,抵得上十年尘梦。可以抵上十年尘梦,想这其间没有说尽的,是那陪你闲茶对坐的人,定要是知己之人,话不必多,却句句心里由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