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的地图

妈妈的地图
远在北京作业的表弟,是姑姑心头最大的挂念。有一次,我去姑姑家,发现她正在手机上检查北京气候,所以便问她:“查这个有用吗?湖南离北京一千多公里,天远地远,即便下雨也不能帮他送把伞呀?”姑姑笑了,她说这些年都习惯了,表弟在哪里,她就查他那里的气候。    姑姑饶有兴趣地扳着手指头,告知我这些年来,她都重视过哪些城市:“他在重庆读大学那会,我还没有手机,只好天天盯着电视看重庆的气候预报;后来他读研了,在西安,我开端重视西安;再后来他在北京读博、作业,这些年,我便一向重视着北京的空气质量。算一下,都十三年了呢。”    是不是每个母亲都会重视孩子们走过的城市,重视孩子们走过的每一步?    想起前不久,我的一个老友自驾游去了西藏,他的母亲拎了些礼物过来看我,一番问寒问暖之后,白叟家不好意思地开了口,她说你看看我儿子微信里都发了些什么,看看他状况怎样样。我说您怎样不打电话给他呢。她说打电话怕他在开车,会不安全。    我摸出手机,点开朋友的微信朋友圈,一条一条地让她看。“哦,精神状态看起来还不错。”“哦,怎样没吃中饭就上路了呢,多饿呀……”白叟一边看着,嘴里一边嘀咕着。看得出来,白叟很忧虑儿子的安全。    白叟用的是白叟机,没有微信,隔三岔五,她就跑过来看我手机上的微信朋友圈,直到老友安全回来。当我把这件事告知老友之后,他痛哭失声。他说母亲得了类风湿关节炎,一走路就痛,尽管我家离他家就五公里的旅程,但要转两趟车。    国内首位工作游览家小鹏在《背包十年》一书里说:“我知道,在妈妈心中一定有一张世界地图。那地图上没有国家,没有城市,只要我走过的每一步。我也知道,我的每一步都踏着她的忧虑。”本来,每个母亲都有一张地图,那地图上只要孩子走过的每一步。孩子在哪里,母親的目光就在哪里。